哈爾濱 - 關東古巷

二〇一四年三月二十七日

現在搭乘長榮航空可以直飛哈爾濱,只需要三個半小時就可以抵達了。哈爾濱機場雖然寬廣但卻很簡陋,航站本身很狹小,所以聽說新的機場已經在興建中,過幾年就會啟用。春季的哈爾濱已經回暖,均溫大約在零至十五度,其實相當涼爽,機場外面有枯黃的白樺樹,很有北國寒帶的氣息。

Iceland - 翻桌在北緯66°.On the way to Vik

二〇一三年八月十九日

往南方沿著Route 1行駛離開Reykjavik,我們首先來到一個小鎮Hveragerði,這裡有一處小型的地熱園區,進去參觀是要收門票的,我們在外頭繞了好久還找不到入口,而且天空又不斷下著雨,園區裡面就是冒著煙霧熱氣與水泡的荒地,我們是有看到兩個外國傻子進去逛,不過當我們看到入口的時候就放棄進去的念頭了。園區旁邊有一座小型教堂,不過我們找不到通往教堂的路,於是作罷,可能是上帝不想看到我們吧。就在車子剛進入這個小鎮的地方,那裡是加油站與購物中心,我們在粉紅豬超市和紀念品店逛了逛,然後嘗試自己將車子加油後才離開。

Iceland - 翻桌在北緯66°.Reykjavik (1)

二〇一三年八月十九日

昨天辛苦了一整天,所以夜裡我們都睡得很香甜,我則是半夜爬起來洗澡再去睡回籠覺。今天清晨曾董與彗媚早早就起床,而且非常賢惠地準備了簡單的早餐給大家享用。大家收拾好行李準備check out,我打電話聯絡Hansen Apartments老闆,他告訴我說他老婆會在半小時之內過來,但是始終沒見到半個人影,於是我再次聯絡老闆,他信誓旦旦地說很快就過來,結果還是不見蹤影,就在我們想直接走的時候,年輕的老闆終於從不知哪來的暗門出現在民宿裡。他看起來就是一副剛飲酒狂歡過後才睡醒的樣子,不過老闆人倒是很親切很客氣,可能他沒遇過這麼早就要check out的客人吧。我們延遲了一個多小時才終於出發。

Iceland - 翻桌在北緯66°.Kerið crater

二〇一三年八月十八日

離開又溼又冷的Gullfoss,我們繼續開車沿著Route 35往南方行駛,終於南邊的天氣比較晴朗,傍晚的金色陽光灑落在曠野之間,讓我們感覺心曠神怡,不再那麼陰鬱。雖然golden circle的三個重要景點我們已經飽覽無遺了,不過在開往Selfoss這座小城鎮的公路旁,還有一個著名的景點,就是Kerið火口湖,它就位於公路旁邊的山丘上,只要注意路旁的指標,很容易發現並前往。我們直接開車來到火口湖的起點,這裡有一處不起眼的售票亭,我記得門票是一人300克朗。只是整個金圈之旅都不用收門票,唯獨這裡很莫名其妙地要收費,我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。

Iceland - 翻桌在北緯66°.Geysir & Gullfoss

二〇一三年八月十八日

離開Þingvellir國家公園之後,我們在綿綿細雨之中繼續開往下一個景點,Geysir間歇泉,這是金圈之旅的第二個必遊景點。按照GPS的指引,我們很快就抵達間歇泉,我們將車子停放在間歇泉對面的一座休息站,休息站裡面有商店,外頭則有加油機,這附近也只有這裡有人煙,反正不可能錯過。我們趕緊往對面Geysir園區走去。

Iceland - 翻桌在北緯66°.Þingvellir

二〇一三年八月十八日

天空依然飄著細雨,我們四個人朝拜完太空梭教堂之後,片刻不停留地開車往北,走環島公路Route 1,在向東接著走Route 36,照著路標及GPS導航的指引前進,一路上都是寒帶極地的景緻,公路兩旁皆是廣闊的荒原,盡是粗獷的岩石或者蔓生低矮的黃褐色草木。我們下車欣賞陌生又新奇的自然景觀,細雨加上強風,天氣相當寒冷。路旁許多空曠的平原上,遍佈著大小不一、高矮參差的石錐,這是長久以來過往的旅人們所堆積而成的成果,代表祈求旅途平安順利的意義,我們幾個噗嚨共當然也一窩蜂地找石頭往上疊,但是也搞垮了幾個石錐,不知道會不會導致別人倒楣。

Iceland - 翻桌在北緯66°.Hallgrímskirkja

二〇一三年八月十八日

一早起床準備在旅館享用冰島的第一餐,Hotel Smari的餐廳相當明亮,裝潢簡潔,完全就是北歐風格,早餐內容也算豐富,還有多種口味的冰島優格可以選擇,也有很多口味芳香的水果茶包可以泡熱茶,聰明伶俐的曾董和彗媚還泡了好幾壺,裝在包溫瓶裡頭帶走,以備我們旅途中能夠享用。離開旅館後,我們立即走到機場Avis租車櫃檯,我們事先已經從網路預訂,櫃台人員講解一些保險規定,還會在圖上圈出車子外觀原有的傷痕數目,總之辦完手續拿到鑰匙,就自行走到外面停車場找車子,為了避免將來爭議,我們一一確認車子外觀並且拍照存檔,然後就輕鬆出發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