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金山‧猛男三人行

經過了前晚的舊金山大逃亡...




經過了前晚的舊金山大逃亡之後,我們決定今天不要太早出門,直到am 8:00準備好去吃早餐,街上仍然有許多遊民尚未散去。我們一面吃著起司麵包,一面循著地圖走向市政廳,廣場正對面一座雕像,原本應是可敬的,只是上面被人胡亂塗鴉,而且底下就睡著一位流浪漢,故而實在顯不出其典雅,反倒有點齷齪。不過市政廳的建築確是頗為高貴。我們在附近走了許久,決定前往精緻藝術宮(Palace of Fine Arts)一探究竟,據說電影"絕地任務"有幾幕場景就是在藝術宮拍攝的。於是我們放開腳步出發,但是後來覺得實在是太遠了,只好放棄愚蠢的男孩的堅持,改搭市公車代步。舊金山的市公車只要投了錢,向司機拿一張transfer receipt,在約2hrs內都可以免費轉乘。到了藝術宮,那裡大概是舊金山最美的地方吧!高大的藝術宮雄偉而優雅,附近的環境也較為整潔。有許多人在那裡郊遊嬉戲,我們三人悠閒的穿梭於廊柱之間,似乎也變得高雅起來了。藝術宮其實靠海,走往海邊,發現金門大橋就在不遠,只是我們不想再虐待雙腳了。
下午我們來到金門公園,公園的的風景的確很美,裡頭有日本風情的金門苑(門票太貴啦!),有荷蘭的風車,有博物館,美歸美,但是我們三人一致的想法是:金門公園只是個很大的公園。走出公園,遙望太平洋,心裡想著「母牛(發音為cow)咧!我幹麼來這鳥地方?」

晚上到旅館旁的披薩店買特大號披薩,結果遇到一位外國人,據說是葛萊美獎某某最佳樂團的鼓手,我們和他拍了照,但是從頭到尾我還是不知道他到底是誰。

隔天我們前往著名的同性戀區Castro,在公車上遇見一個不知好歹的流浪漢,坐在我們的後面,嘴裡念念有詞,一直在那裡Chinese來Chinese去的,而且好死不死還跟我們同一站下車,下車前我稍微大聲的催促了他幾聲,結果車上有個先生就對那個流浪漢說:Chinese will kick your ass,於是我那個胖胖壯壯的同學Song,就回頭用他那專業的國民外交笑容向那位先生點頭微笑一下(就是Song的這種笑容讓我們被警察攔下來的)。下了車走向Castro區,我們本想入境隨俗,三個人一起小手拉小手在這裡逛的,但是實在很彆扭,只好作罷。其實在街上我們也沒看到同志朋友出現,只是有些住家多了彩虹旗而已,所以我們的結論是Castro區只要路過就好,真的沒什麼好玩的。

1 則留言: